蔡根看着挂上的电话,出了神。

   打电话的初衷,不是要把买卖还给水哥吗?

   咋还说着说着,就给应了下来呢?

   自己真是穷怕了,不争气啊。

   什么心如磐石,意志坚定,都是扯犊子。

   那是没有遇到心动的诱惑,站着说话哪也不疼。

   蔡根觉得自己,还是短练啊。

   “三舅,你咋在这猫着呢?

   都入席了,就等你动筷呢?”

   本来小孙来拉蔡根往包厢走,但是反手被蔡根拉住了。

   “小孙,我刚才好像办了一件拉忽事。”

   小孙看着蔡根脸上愁云密布,纠结得够呛,以为出了什么大事。

   短发女神背心短裙白嫩肌肤甜美笑容写真图片

   停下了脚步,关切的问。

   “三舅,出啥事了?”

   蔡根自己心里七上八下,一肚子的困难。

   真要是往外说,还有点难以启齿。

   毕竟是泄了自己不太中用的底,不是啥自豪的事情。

   “就是吧,我刚才给水哥打电话,想把这个归去来还给他。”

   小孙一怔,有点没听明白。

   因为来收归去来以前,蔡根没提这些细节。

   至于这个买卖的归属问题,一直也没提上日程,也没经过讨论。

   小孙一直认为,这就是诸天会的买卖。

   抢过来单纯是为了泄愤,还有安全。

   看样是另有隐情啊。

   “啊,还就还呗,本来也不是咱们的,三舅你有啥纠结的。”TV手机端/

   蔡根本想好好组织一下语言,但是事情有点复杂。

   涉及了自己的本心,心有余力不足。

   “嗯,其实我也这样想的。

   但是水哥不要了,非要让我帮着他经营。

   还说三七分账,我就动了心,一时没想开,就答应了。”

   小孙仔细的想了想,明白了蔡根的出发点。

   三七分账的诱惑力太大,蔡根没抗住。

   “三舅,这也是好事啊。

   有了这个大买卖,以后也就不必为钱发愁了啊。

   总比守着安心便当受苦强吧。

   这么好的事情,你有啥想不开的。”

   表面上看,小孙想的却是不错。

   可是,表面之下,还有更多隐形的事情啊。

   蔡根觉得,有点难以启齿,不过这话也只能对小孙说。

   “好事还是坏事,现在说还为时尚早啊。

   我已经干黄了四个分店的安心便当了。

   这间店不会是第五个吧?

   再说,这样的综合娱乐场所,与小外卖店有着天然那个之别。

   我觉得自己能力有限啊,心里没底呢。

   就不说我是不是能支这么大的摊子,即使我能行。

   可是,小孙,你知道吗?

   维持这么大一个买卖,需要多少现金流吗?

   是,咱们现在有馒头大姐的一百万。

   这里真要是不见起色,一百万也顶不了几个月。

   到最后,咱辜负了水哥的期望,自己还亏了老本。

   你帮我拿个主意,干得过吗?”

   这个...

   听完了蔡根的分析,小孙陷入了沉默。

   不怪蔡根纠结,如果单纯是分析商业操作,那么还能理性的做出选择。

   但是,蔡根不一样啊。

   他是觉醒苦神啊。

   命格绝对不会是大富大贵的吧。

   总不会因为这个买卖,进行了原始资本积累。

   然后全国推广共享子女,构建共享生态圈。

   纵横商海,上市敲钟,走上人生巅峰,实现无数个小目标吧。

   不是蔡根胆小不敢想,小孙都不会那么想,不太现实。

   那么站在蔡根的角度,就是想保存胜利果实。

   好不容易有了一百万,全力以赴的扔到这个不确定的买卖上。

   是否值得?

   是不是会有点冒险?

   毕竟蔡根已经过了拍脑门子热血上涌不计后果的年纪。

   既然蔡根问到了自己,小孙觉得,临时给蔡根补一课吧。

   虽然只是猜测,分享出来,有益于蔡根成长。

   “三舅啊,你还是有点狭隘了,看问题有点片面。”

   蔡根眼前一亮,自己就需要小孙这样的当头棒喝。

   否则靠着自己想,得愁死。

   “我也觉得自己想的不对,但是哪里不对,很迷茫。”

   小孙也顾不上那些人等蔡根开席了。

   给蔡根点上一颗烟后,拉着蔡根蹲了下来。

   “三舅啊,你刚才只考虑了现实情况。

   并没有把灵异圈的因素考虑进去。

   所以我说你有点片面。

   我其实也说不好,只是感觉。

   就算你不接这个买卖,你以为那一百万,能得好花吗?

   想想以前发生的那些事,哪次有外财,没出意外?

   小财小意外,大财大意外,不离不弃难舍难离。

   无论是阿珠的伙食费被武财神给剁了。

   还是龙少送的钱给纳启修车了。

   又或者共工遗骨全搭我身上了。

   人家别人都是无外财不富。

   你是有了外财必来横祸啊。

   从这点来看,你接不接这个买卖,其实都不重要。

   因为等着你的,呵呵...

   这就是命啊。”

   小孙的一顿举例,蔡根听得冷汗直流。

   因为根深蒂固的世俗观念,蔡根也不寄托于来生。

   基本上所有的幸福成功都要在此生用最物质的方式来实现。

   如果注定无法实现,那还有有什么奔头?

   “小孙,如果有这规律,我就明白了。

   算了,我认命了。

   反正自己啥财也留不住,我还争拨什么啊。

   混吃等死吧,我放弃了。

   当一条咸鱼多好,何必这一天天的跟过关似的。”

   小孙使劲的摇了摇头,觉得蔡根有点消极了。

   “三舅,你又想错了。

   我换个说法,那些外财,就是你的福报。

   原本的灾祸是已经安排好的,无论如何都要降临在你身边。

   那一笔一笔的外财,就是帮你渡劫挡灾的福报啊。

   如果你抗拒福报,该拿什么渡劫挡灾?

   是填自己的命,还是填身边人的命?

   以你的命格,开局选的就是炼狱模式啊。

   这么多年,你不言放弃,奋勇拼搏,抓住每次机会,才勉强混个活着。

   如果固步自封,认怂退缩,自暴自弃,那才是灾难的开始啊。”

   经过小孙反过来一说,蔡根心里豁然开朗啊。

   出门捡了一万块钱,算是外财,很高兴。

   结果遇到了抢匪,拿刀架脖子上,直接把一万给抢走了。

   你认为自己很倒霉,一万块没留住。

   还不如不捡钱,空欢喜一场,很命苦。

   却不知道,如果没有捡到的那一万块。

   抢匪直接因为没有完成业绩,抹了你的脖子泄愤。

   那就不是命苦的问题,而是没有命去苦了。